紫柯有十几个殿宇,大多给她安放美人了,紫柯素来大方,灵丹妙药仙草法器都可着劲儿地给,那些小妖小仙倒也安分,毕竟在外头,那些罕见的灵丹妙药等可都很难得,可在这儿就是紫柯一句话是事情,对修行也更有益处。

    林韩和薄意得了不少,薄意是不稀罕吃,林韩虽说吃了,心里头总带着苦涩,这内丹迟早要给她,吃了也白吃。

    掌仕宫素日里都是空空荡荡的,难有热闹,自那日险些被发现,薄意就没有急吼吼地查探水镜了,等风头过去不迟。

    紫柯又新得了美人,整日里厮混在那美人殿中,倒把他们全部冷落了,林韩简直求之不得,提心吊胆的心也总算放下一些。

    两人在殿内修炼,一个圆滚滚的毛球从门口滚进来,一蹦一跃落入薄意怀中,林韩立刻竖起防备的网,她有些印象,上一次她从九天被打落暗狱,日日夜夜受着刑法折磨。还是这小毛球日日偷偷渡灵气与她,她才能捱到那一刻。一道影子斜斜地投射进来,她抬头看去,竟然此时才发现他的存在。他胡乱地穿了件斜襟盘扣如意团花蓝绸袍子,头发散落在肩头,两手揣在袍袖里,没骨头一样懒懒靠在雕花门边儿,他一摆手,就将小毛球拢在宽大的袖口里面掩住,问,“都是紫柯的人?”

    这话是明知故问了,他们住在紫柯殿内,自然是她的人。

    人异口同声。他指了指薄意,说,“你现在不是了。”他哑着嗓子补充了一句,“随我走。”

    暗狱掌仕的嫡亲二子,也是这暗狱的掌刑者,便是掌仕最宠爱的幺女紫柯都要对他礼让三分。只怕紫柯根本不会为她说话。薄意示意林韩稍安勿躁,随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眉来眼去做什么?”他垂下眼帘,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薄意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好保持缄默。她一脚才踏进掌刑殿中,他就转过头,笑眯眯的,“好你个画骨仙!”

    她夺路欲逃,面前却好像有一道无刑的壁障将她牢牢挡在里面,这结界竟然是掌刑狱中所设的那种捆界。当时的她都逃不脱,更不用说现在了。“跑什么,我们都是老熟人了,好好叙叙旧。”他瞧她还是十分警惕,又哑声说,“你也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近日无怨,往日无仇,你何必为难我!”她镇定下来,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娘子这就忘了我们往日的情分了?”他正襟危坐,幻化成一个凡人模样,五官只是周正,鼻子是鼻子,眼睛是眼睛,挺普通的一人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娘……贾名!”她忍不住惊呼一声,站了起来。正儿八经的脸庞配上他那懒洋洋睡不醒的姿态实在是奇怪,好在他及时恢复了本来面目,往嘴里抛了一大把糖豆豆,两颊鼓鼓,甜腻的香味飘出来。早知道这暗狱掌刑极为嗜糖,却不知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她的眼神从殿内各色糖霜浇铸的家居摆设等物,和那些堆积如山的各色糖果甜点上收回。他本去人间历劫,好端端的命数被她改了个乱七八糟……

    想到后来被她强灌的那些药,这会儿喉咙又开始发苦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,要不是我当初手下留情,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我面前蹦跶?”他嘴角还沾染着甜香,小毛球从他袖兜里跑出来,钻进糖果堆里。“我没料到的是你竟然这么大胆还敢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!”薄意从乾坤鼎中拿出不少糖果,这些都是她穿越时搜刮进来的。“做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一下子发出明亮的光,“咳……我是很有原则的……”薄意冷笑一声,将乾坤鼎中的糖果都洒出来,殿中下起了五彩缤纷的糖果雨。“成交!”

    林韩在殿中守候许久,一见了她,连忙迎上来,“没事吧。”“没有……”她摇摇头,身上都是甜到发腻的糖霜味道,她原先想着事情不觉得,现在才觉出不舒服来。“我知道她的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林韩愣了一下,巨大的狂喜如海浪一波一波拍打过来,几乎要将他淹没。“在哪里!”接着又问,“她好吗?”薄意挑了挑眉,抱住肩膀,先回答他后面那个问题,说道,“她很好……嗯,她也在掌仕宫……”她稍微斟酌了一下语言,“她现在是掌仕的第八位夫人。”

    林韩愣了好久,然后说,“哦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他说不下去了,蹲下身子,双手扒拉着脑袋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林韩找了好一番才找到他娘子所在的殿宇,他来的路上想了很多,唯独没想到这种,她凝目看了他一会儿,并不是不认得,而是才认出他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三百年了,她的面容还是一如既往,淡眉淡目。林韩站在原地许久没有言语,直到她已经有点不耐烦了,他才开口,“当初为什么不辞而别?”

    她说得理所当然,“因为时期已到,我得回来嫁人了……”那么他算什么?是她在凡尘无聊时的消遣?“还有事?”她问。

    他想,只是这么一句还有事?她没有问他为什么从人变成妖,没有问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没有问他过得好不好,没有问是不是特意来找她……不过是因为她压根儿不在乎。他说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很多堵在他心口的话已经没有了说出来的必要。他没有再看她,急急地走了,像是身后有猛兽追赶,他鼻子酸酸的,可是他没有哭。三三两两的仙人妖怪从他身旁经过,他越走越快,一阵旋风儿一样卷进了门内,薄意被他唬了一下,不过她没有问,只继续打坐修炼。他吐出内丹,交予薄意。薄意将内丹吞下,这才看他,看曾经逝去的岁月慢慢爬上他的面颊,留下一道道沟壑,青丝一寸寸变成满头白发。是时候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股甜腻的糖果味传来,小毛球扑进她怀里,风轻轻吹动他乱蓬蓬的长发,他说,“我给你说个故事吧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